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灵驿站 >> 文章详情
推荐文章 Recommend
热门文章 Hot

新生(拟物小说)

作者:吴朝军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7-8-13 21:20:59 点击:432 属于:心灵驿站

早料到会败在他的身上。

三个月前我班转来了一个新生。任腊月的凛冽寒风,还是六月的骄阳,他总是戴一顶瓜皮帽,穿一件百孔千疮长袍子,把头缩在衣领里。眼睛也是总迷粘着,仿佛眼里渗出的不是泪水,而是很粘的胶水。尤其是鼻涕,稍一走神,那鼻涕就双双过河了。上课前半节课还可隐约看见他头发乱得像鸟窝的头,后半节课就完全看不见了,他已蜷曲到桌子底下面了。想来大概只有雷击电劈的时候,才会僵尸般地爬出来!我找校长告状,校长很为难。“九年义务教育嘛!上级领导近期就要检查‘普九了’,他好歹也填上一个流生的塘嘛!”

我终于败在了他的身上。

今天公布了镇教育办抽考成绩,我班最后一名。这下可完了,转正、奖金全完了。我看着他的试卷,铅字成了冰冷的利箭嘲讽地射向我的心。特别是考卷上的“O”像个大嘴吐着污水,漫过我的脸,我的头。他一个人为我的人平分拉下了2分。我实在按捺不住,跑到教室,我要问那个家伙怎么学的。我看见椅子下面却不见他的面孔,便愤怒地向桌子底下揪去,却揪出了一颗小树苗。我抡拳便打:“浑蛋,你看看,你看看,你的试卷”。我怒不可遏。“哎哟,别打了,痛死了”,小树惨叫起来。

我明白了,他已变成了一颗小树,已被我折断一根树枝,不,是他的胳膊。

“你以为变成了小树就不要负责任了吗?我的转正、我的名誉怎办?你可知道我明天就退休了,我可没有机会了。你跟我来找校长,不然,我要把你连根拨了,统统烧掉。”小树一阵哀叫!
是的,“它”一定很痛楚,可是我怎么办?我得想个办法除去他来评分,让“它”也承担责任。

 



上一篇文章:甜透的初恋消失在浩瀚的思念里

下一篇文章:有一片天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