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灵驿站 >> 文章详情
推荐文章 Recommend
热门文章 Hot

狼与羊的新事

作者:吴朝军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7-8-10 21:31:53 点击:821 属于:心灵驿站

          

      狼的家族和羊的家族历来恩恩怨怨,由此也发生了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据说那只被猎人追杀,后在一只母羊的掩护下有幸存活下来的那只狼,深深地被母羊不计恩怨的义举感动了,与那只母羊结为坑俪,生活一直很和谐,美满、恩爱。一年后他们生下了两只小狼。随着小狼长大,狼和羊商议为二个孩子起个名,经过再三酝酿,他们给第一个孩子起名为“天狼”,老二叫“地狼”。之所以这样起名,目的是为纪念他们由世代仇敌结为夫妻这样“惊”壮举。天狼生性凶猛,刚直不阿,说话和索、行动敏捷,继承狼父亲的秉性更多些。地狼生性温和,说话缠绵,为人谦逊,随和,继承羊母亲秉性更多些。尽管性格各不相同,但一家人相互补充、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生活过得平稳、安详、融洽。

天也总有不测风云,就在狼与羊准备过着平常生活,白头偕老的时候,预想不着的事情发生了。那一天,寒风凛冽,天高月黑。还是那个猎人因不服气那只狼逃脱,带着他的兄弟再次来到当年那只老狼逃脱的地方。老狼首先发现了猎人,他叫来了母羊及他的俩个孩子,“看来今天我们家劫难难逃了,这样吧,我们不能眼睁睁地坐以待毙,老羊呀,我出去吸引猎人的注意力,把他们引开,你和孩子逃生吧。”母羊含着热泪说:“不,老狼,不论怎么说我们是夫妻呀,就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块。”天狼再也坐不住了“爹,娘,猎人有什么可怕,我们一起与猎人拼了,他们不义,我们就不仁了,也许像当年的爹一样,拼出一条活路。”地狼也开口了,“爹、娘,我们羊历来与人相处的不错,再说,我们狼不再是过去的滥吃无辜的狼了,我们也向往和平,向往平安的生活……这样与猎人说清楚,也许会得到猎人的理解,放过我们的……”可就在地狼还没说完的时候,猎人兄弟已来到了他们的家门口,黑洞洞的枪口已对准了他们。猎人眼光里明显看到的凶残与胜利者的欣喜。也许猎人没有想到,几年前逃脱的一只狼,今天还为他们献上两只小狼和一只母羊。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说时起,那时快,老狼发疯般地一头冲向了猎人,回过神地羊也紧随其后,不过随着“砰砰”两声枪响,狼与羊双双中弹,他们知道这时倒下意味着不是被剥皮就是被活煮了……,狼和羊忍着巨痛不约而同地挺起了身子,他们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头跳到万丈悬涯。至于“天狼”与“地狼”成了猎人兄弟的囚徒,他们把“天狼”与“地狼”分别放在背娄里下了山,从此“天狼”与“地狼”不仅失去双亲,而且兄弟从此被隔开,由此也引发了二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先说“地狼”,那天被猎人带回家。猎人的一家有深深的院子和高大的围墙。“地狼”害怕到了极点,在内心深处不停地呼喊,放开我呀,我也是生命呀,我没招你惹你,同作为生命的人呀,你为什么要剥夺我的生命。然而一切的呼喊都是徒劳的,猎人根本就不听不懂“地狼”的说话,他也无法理解“地狼”的内心,在他的眼里就该杀该剐,狼的鲜血对他来说不是残忍,不是不仁,而一种胜利,是一种成就。猎人把“地狼”吊在了院子里一根不大的树枝上,“地狼”眼前一片漆黑,头晕目眩,昏天黑地,他清楚地知道,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他就要和这个世界告别了,他就要成为这个猎人的盘中餐了,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一起玩耍的大哥“天狼”,是呀,作为“狼”真的太难了,他在想,他为什么会是狼而不是人。作为人至少还有活亲眼机会,作为狼,就是这样如此从善,如此安分守纪,但还是不能抹去人对狼的成见,抹去人与对狼的仇恨。(作为狼)地狼,这是为什么呀?也许是自己的祖辈与人结怨太深,是的,作为狼呀,当初你不该生吞活吃祥林嫂才五岁的    呀,那是怎样的一种残酷,怎样的叫人撕心裂肺。作为狼呀,当初你就不该以上游的水被羊喝过,弄脏了水。就吃掉羊,那是一种何等的卑鄙,怎样的令人痛心。我作为你的后代,作为你的孩子,我受到了同样的报复,这是报应呀,报应。”地狼无法再想下去,只见猎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闪着逼人的寒光。地狼害怕到极点,再也不敢看一眼,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着猎人一步一步地靠近他,把尖刀插进他的胸膛,挖出他的心脏,剥去他的外皮,然后一块一块地剁成块块,放在锅里水煮……仁慈的主呀,救救我吧,万能的主呀,救救我吧,我多么希望活下来。我多心我可以向你们作出一切的承诺,一切的承诺呀,只要不夺去我的生命……,俗话说:天工  不成书。就在地狼认为自己死定的时候,猎人突然停止动作,把尖刀收了起来,转回头,看到了他自己的女儿向这边跑过来,“爸爸,不要杀他呀,我要与他玩。”“不,他是狼呀,他是魔鬼,他是要吃人的,玩不得。”猎人再次举起了刀,逼进我的胸膛。“爸——爸,我就要嘛。”猎人再次停下了手中的尖刀。

地狼被放了下来,装在了一只铁笼里,送到猎人小女儿的房间。这时的地狼稍稍喘了口气,不论怎么说因为小女孩的喜欢,他暂时幸免于难。他不由抬起头来,感激地看了一眼小女孩。小女孩并不大,穿着一身印着各种不动物的衣服,苹果脸泛着红红色泽,一脸身份证气,一脸喜悦。此时的她也正欣赏着“地狼”,几次伸出好白白嫩嫩的小手,像要抚摸一下地狼,但几次把手缩了回去。也许她看着地狼样子可怜,想去安慰一下地狼,或是太喜欢地狼了,无邪的童心里早已把地狼作为自己的好朋友、好伙伴了。但父亲的话可能使她心有余悸。“地狼”轻轻地叫了两声,在内心深处表示着自己的感激,在心中说:谢谢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人与狼同是有生命的动物呀,我们就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呢?我们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小女孩好像听懂了地狼的心语,开心地笑起来,还拿出了自己最喜爱的糕点,放在了笼子里,“地狼”这时才想起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他饿极了,顾不得羞涩便狼吞虎咽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地狼与小女孩由陌生也渐渐地变得熟悉,有感情起来,在地狼的心里,有一天不见小女孩,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小女孩对“地狼”也是情有独钟,有一会不见“地狼”,玩什么就不起劲。随着时间一天天推移,他们谁也谁不开谁了。有一天,小女孩兴冲冲地来到房间,走到了“地狼”的跟前,在心里说,“地狼”我想放你出来玩,你不会咬我吧!“地狼”心领神会拼命地点了头,使劲地摇了几下尾巴。就这样,“地狼”获得了自由,并与自己心爱的小女孩在一起了,他高兴地唱呀、跳呀,在房间里东蹿西跑,一会依偎在小女孩旁边,一会儿又冲着小女孩做着鬼脸。小女孩也高兴得手舞足蹈,笑的合不拢嘴,抱起“地狼”不是亲吻他,就是抚摸着他柔软的毛,亲密得如同一个人一样。也许他情的欢闹,引来了小女孩父亲的注意,随着急促粗重的脚步声,小女孩的父亲出现在了房间门口,也许他完全没有想到在自己眼前会出现这样的情景,也许他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呆了。看着自己的女儿抱着地狼正开心的亲吻着。小女孩见着发愣的爸爸,抱着地狼走到了父亲的身边,“爸爸,他可好了,他不咬我,还用嘴添我的脸颊,怪舒服的呢!”“不,不可以呀,快放下呀。”回过神,小女孩的爸爸惊呼起来,一把夺过地狼,再次装进了宠里。被突如其来的父亲的举动,小女孩大声哭了起来:“不,我就要和他玩……”

就这样地狼与小女孩相依为命,成了最最亲密的朋友。据说再后来,小女孩的父亲在山上一次打猎中坠涯身亡。小女孩逐步长大,成了远近闻名美丽漂亮、富有灵气的大姑娘,“地狼”成了她亲密无间,形影不离的伙伴。姑娘终身未嫁人,带着“地狼”靠表演谋生。再后来,她们来到了世界上一宗盛名的马戏俱乐,因姑娘不忍让“地狼”超负荷地工作,不久又离开了马戏团,继续开始了他们的流浪生活。见过他们的人都说:他们的表演技术精湛,俩个配合的犹如神功,无衣无缝,令人叫绝,真正达到心心相印的程度。不过,近些日子他们没有露面了,有的人说他们住进了一个深山老林,过着自食其力的隐士般的生活,有人说,姑娘有病,不幸病逝,“地狼”因思念过度,走进深山,孤独而终。也有人说他们在深山老林里生活,因走不出山林,饥饿使他们无法生存,他们一起坠涯。不论怎样一种传说,现实是地狼与姑娘突然消失了,人们挺怀念他们的。

再说“天狼”,他的命运就没有“地狼”这般幸运了。故事还得回到那个不堪天狼回首的那天,猎人兄弟抓住他俩后,“天狼”随其中一个猎人回家,在四贫路口,猎人兄弟分手后,背着“天狼”的猎人不小心走错了方向走进了深山老林之中。

不幸的是当天夜里他们遇到了狂风暴雨,倦缩在背娄里的“天狼”淋湿了全身,浑身发抖。生活勇猛的他,尽管现在是人类的阶下囚,但他一刻也没有放弃逃生的念头,时刻寻找着脱身的机会,无奈猎人太可恶,把他放在背娄里,盖子还系上了结。在天狼心里充满着仇恨,可恶的猎人呀,是你们夺取了他父母的生命,使他的家家破人亡,至今弟弟地狼下落不明,是生是死浑然不知。随着猎人一磨一揭的颠波中,“天狼”悄悄地撕咬着背篓,撕咬着背篓的绳索……他发誓他要逃生,他要报复要类,至少要杀死这个猎人,为自己的父母亲、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雪耻。尽管自己能不能生存过来目前还是个未知数,尽管猎人将怎样处置他。

风仍然呼呼地刮着,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猎人已经精疲力竭了。寒冷、饥饿、黑暗不得不使他走一会了歇一会儿,走五步,歇三步了,最后他们倒在了岩石旁,昏迷过去。“天狼”尖锐地嚎叫着,凄楚之声音裹在风雨声中,很快就被淹没了。天狼绝望了,就像漂浮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之上,被海水包围着,一呈呈淹没着。但生命的本能并没有使他停下来撕咬背篓,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生存机会,停止撕咬就意味着被活活冻死、活活的饿死。然而猎人的背篓,猎人的绳索太结实了,靠撕兄弟咬断又谈何容易呀,而且在这寒冷的暴风雨之夜呀。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是一声惊雷的巨响当当,震醒了猎人,还是雨水湿润了他的咽喉,猎人醒过来,翻了一下身子,颤颤抖抖地半坐起自己的身子,无力的手伸向了背篓旁边的插袋里,借着电闪,天狼看见猎人抽出了一把尖刀,尽管这把尖刀在闪光中只闪了一下光,但在天狼眼前就像一片刀光的海洋,全部刺向自己的胸口,然后鲜血淹没了他整个身体,淹没了整个世界。可悲的猎人呀,你、我同是这片宇宙下的生命,在你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为什么你连我也不放过呀,我可什么坏事也没有干呀,如果说狼的祖辈伤害过人类,怎么把帐算在我的头上呢?天狼已经心灰意冷,绝望地在心中咒诅着猎人。“仁慈主呀,你创造了生命,为什么又让两个生命互相残杀呢?万能的上帝呀,你看到了吗?我就要被另一个生命夺取我的生命了。”天狼停止了撕咬、停止了悲哀、停止了哭泣,他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一切不可以逆转了,要报复猎人只有等来世了。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猎人继续把手伸过来,握着尖刀。一点点逼近“天狼”,一下、两下、三下……猎人太困顿了,他也许无力解开背篓,无力杀死一只幼小的天狼了。不过他仍在不停地撬着背篓,一下、二下、三下……不知多少下,背篓被撬开了,天狼从里斜了出来,半躺在了猎人的旁边。猎人再次握着尖刀伸过来,天狼无奈地在想,这下我要完了,再见了,这个世界,再见了,我的兄弟……他喘着粗气,泪水随着雨水漫过脸庞。猎人还是那天样有气无力,就在刀尖靠近天狼身子的时候,他停住了,猎人犹豫了,刀口朝着另外一方划去,一下、二十、三十……,也不知多少下,捆着天狼手脚的绳子被划断了。天狼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现实,猎人放开了自己。天狼来不及细想,他顾不上手脚的麻木、先逃生吧,这可是唯一的求生机会了,也许是猎人知道自己反正没办法存活下来,于是良心发现,放天狼一条生路,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呀,对,赶快逃走,否则猎人后悔就来不及了。想到这,天狼蹿的一下逃走了。逃走的“天狼”跑呀、跑呀,跑了很长一段时间,停在了一个洞口边,饥饿、寒冷再次袭向他。他再次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弟弟。怒火在他心中燃烧,是罪恶的猎人毁了他全家,是罪恶的猎人使他家破人亡。我要替他们报仇,想到这他顾不上饥饿、寒冷,再次奔向了猎人躺着的地方。他要撕开猎人的皮,生活活嚼了猎人。猎人放开了“天狼”后,再次昏厥了过去,向在岩石旁,已不见什么气息。天狼小心翼翼地躲在一块石头后面观察着。看没有什么动静便慢慢地靠近猎人。为了预不测,天狼在心里盘算着,先咬住他的咽喉,把他咬死再吃了他,否则,他还有力气,会把他自己剁了。一步、二步、三步……天狼继续向猎人靠近着。再近点吧,这样更有把握,一步、两步、三步……也许是天狼紧张的呼吸声,也许是人的意识的本能,已没有一丝力气的猎人睁开了眼睛 ;天狼楞住了,猎人无助地看着天狼,眼角溢满着泪水。是忏悔吗?是无奈吗?还是悲叹自己放了天狼,最后死在天狼的手里……,天狼读不懂这泪水,但在内心里他不得不想的是猎人把自己放了出来,作为猎人在自己生命结束的时候能够想到另一个生命,放过另一个生命,这是人们多么不容易的进步呀。天狼犹豫了,他在想,这样报复下去,生命何时才是个尽头。生命是多么美好呀,如果父亲、母亲、弟弟的生命存在,哪快多好呀。猎人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喘着极其微弱的气息。天狼心里明白,猎人此时的心里何尝不是自己在背篓里见着刀光时恐惧与求生的无助。生命原来是这般美好,这般神圣,这样的不密  害。天狼静静望着猎人,他又飞快地离开了。不知过了多久,天狼嘴里叨来了食物,放在了猎人的嘴里。猎人艰难地吞咽着“天狼”刁来的食物。猎人得救了,从此,猎人与天狼生活在了一起;相依为命。据说猎人最后成了狼人,当人们发现他时,他坚决不顾人们劝说加到人的这边,据说还在一次其捕猎中,天狼再次被猎人围捕,是猎人帮助天狼逃脱,他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射向天狼的子弹。他由此也成了拐腿狼人。还传说,他的腿是因为他与天狼碰到了狼群,充满敌意的狼群,一起向他发起了猛攻。是天狼奋不顾身救出了他。在搏斗过程,被一狼咬断腿骨。据说,他与天狼现在仍然生活在一个人迹罕到的深山老林里。他们日出捕食,日落而归,相拥而睡,过着简单、平静、安祥的日子。又据说,他们分别娶了羊为妻,生儿育女。繁衍着生命,还开辟不为外人知晓的狼羊仁村。这里的村民有着狼的勇敢、羊的温顺、人的智慧,他们相敬如宾,相互帮助,没有拼弃,自食其力.

上一篇文章:疑问(小说)

下一篇文章:甜透的初恋消失在浩瀚的思念里

回到顶部